搏击

异界白龙之主 第二百八十七章 法罗恩的忧郁

2020-01-16 19:50: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白龙之主 第二百八十七章 法罗恩的忧郁

笛捷尔在《圣斗士》原着里就被誉为第一智者,而且时常担任特使与圣域之外的其它势力联系,最近这段时间笛捷尔一直在帮修奈泽尔处理政务,已经逐渐锻炼成了能独当一面的人,出访萨克森王国担当专职的外交人员是绝对没问题的。

而且米里雅也对亚林不止一次说过,比起在萨克森王国担当外交特使,自己还是更适合在战场上作战和指挥。

只是!有了马尼戈特和雅柏菲卡的前车之鉴,亚林对黄金圣斗士那有些过激的正义感和嫉恶如仇的性格感到有些头疼,特别是不久前自己还想克洛赛德做了一笔奴隶交易,要是被黄金圣斗士知道自己在进行人口买卖,那好感度绝对是刷~刷~刷~的往下降。

说起来亚林买这么多的奴隶还是为了弥补奥杜尔城人手不足的状况,实际上作为在现代文明都市生活长大的亚林来说已最原始野蛮的方法来竭尽所能的压榨奴隶的价值反而会降低工作效率,皮鞭和糖果同时使用才是最好效果,通过对矿山里那些被俘获的人类逃亡奴隶和佣兵们进行试验,三分糖果七分皮鞭的比例是最合适的。

在矿山里的人类奴隶就是很安心的在工作了,至少比起以前的工作环境没有任何休息时间,经常吃着发霉长蛆的面包,在这里只需要挖够一筐矿石的任务量就可以得到一天所需的新鲜食物,如果有人愿意多干活每多挖掘一筐矿石就可以得到一点积分,这些积分还可以用于换取更多的食物和食物之外的东西,例如酒水、药品、衣物等等。一段时间过后不得不说这一招很有效,在物资奖励的刺激下这些奴隶的工作效率都非常高,很多人每天都可以多挖掘两三筐的矿石,不久前一名奴隶矿工就用积分换了一些药品用来治疗自己之前被打伤的肺部。

现在这三十对名奴隶矿工还谁在矿山里,等到克洛赛德将第一批总计两千人的奴隶交付过来,亚林决定修建一些住房设施建立起一个配套的集中点来安置这些新人,考虑到安全问题,至于暴乱什么的亚林根本不担心,自己只需要撤掉一部分区域的庇护,雅诺德山脉的严寒就会帮自己收拾掉胆敢暴乱的人。

在亚林思考问题时敲门声响了起来,得到允许后一位霜雪精灵侍女走了进来汇报了一件事。

大魔导师法罗恩返回了奥杜尔城。

亚林点头示意,随后精神探测很快的锁定了已经通过传送法阵回到奥杜尔城的大魔导师法罗恩。嗯~看来这位大陆上首屈一指的人类大法师精神状态可不是很好,无奈、愤慨、迷茫、沮丧,法罗恩的精神中充斥了大量负面感情。

看样子‘贤者之塔’里的派系争斗是无法缓和了,说不定已经出现了分裂的迹象。

当注意到精灵侍卫正在将老法师引领到自己这里,亚林决定让法罗恩这位上了年纪的老人还是少走一些路,龙王体内的魔力迅速活动起来在地面上编织出了一个传送法阵。

“请随我来。”精灵侍卫在前方带着路道

第一次来到奥杜尔城,虽然那个时候老法师被宏伟的城市所震撼,被即将可能见到神灵而感到不安,但是老法师却有着年轻人努力探寻未知领域的热忱与信心。但今天的法罗恩看上去仿佛失魂落魄一般似乎极度的身心疲惫不已,让人看上去仿佛突然间苍老了数十岁一样。

如同走入皇宫的乞丐一样,法罗恩跟随在精灵侍卫身后沉默不语,直到脚下的道路上快速闪过一道传送法阵,这时候常年学习魔法养成的对魔力波动的敏锐才让法罗恩回过了神来。

没等法罗恩来得及做出反应整个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有些迷茫的精灵侍卫。

这是逆向传送!

当注意到自己从城市里瞬间来到了一间书房里,法罗恩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这种强行传送别人到自己身旁的空间法术可是一种需要极高的天赋才能做到的,就是法罗恩自己也不是每次都能百分之百准确无误的传送别人。

“看来你是心事重重啊?法罗恩!”

法罗恩注视着亚林苦笑了一下微微鞠躬致敬道:“亚林阁下!”

解除了法罗恩身上的法术诅咒,亚林示意法罗恩坐下,饶有兴趣的打听起了关于贤者之塔的事情。对于亚林试图打听贤者之塔的内部事务,法罗恩倒也没有太多的忌讳,反正亚林作为神灵一直都呆在雅诺德山脉似乎没有向外扩张的打算,就算将一些贤者之塔内的隐秘消息告诉他也无所谓了,反正┉┉用不了多久贤者之塔中的重大变革就会传遍整个大陆了。

在霜雪精灵侍女送来了热饮后,老魔法师也打开了话匣如同倾述委屈一般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诚如亚林所猜测的那样,大魔导师法罗恩这次提前返回了奥杜尔城就是因为无法在缓和‘贤者之塔’内部保守派和改革派的争斗,背负着亚林施加的‘诅咒’回到贤者之塔,老法师才发现这段时间里改革派的领袖恩特修斯居然已经暗中勾结了卡尔瑟门帝国,并得到了帝国王子奥古斯塔?布兰尼斯的大力支持。

通过卡尔瑟门帝国提供的大量金钱,改革派现在已经通过收买和拉拢得到了不少法师的支持,很显然保守派忠于贤者之塔古老理念的崇高想法确实没有银弹那么有吸引力,在霸王加尔塞利克的时代落幕后,整个大陆迎来了相对和平的时代,崇高的理念和不屈的精神已经被消磨殆尽,哪怕是魔法师也逐渐变的贪图利益和权利起来。

“人的理念会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改变。”亚林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法罗恩显得很无奈但是却又无可奈何的说道:“是啊!亚林阁下,我也很清楚这一点,只是就这么看着崇高的理念被金钱的铜臭味所淹没,我┉┉”

亚林看着法罗恩一副不忍在说下去的样子微微开口说道:“那么对方提出的改革建议就真的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吗?”

“哼~那些所谓的新规则和发展表面上看上去是挺好的,其实根本就是包藏祸心!!”法罗恩一提到改革派的建议就有些无法保持冷静。

恩特修斯是一个贪婪的野心家,法罗恩真是后悔自己没有一早看清他的真实面目,他的所作所为根本不是重建贤者之塔,说白了恩特修斯这个卑劣的家伙只是想将整个贤者之塔变成他自己的所有物,成为帮助他敛财的工具而已。他制定的新政策和新规矩都是有助于帮助改革派长期把持贤者之塔的领导层位,将有着上千年悠久历史的贤者之塔彻底腐化成为唯利是图,帮助那些野心勃勃的国王和势力培养名为魔法师的‘打手’的机构。

听着法罗恩犹如怒狮一般的咆哮,特别是让法罗恩失去冷静的改革派的领袖恩特修斯,他的所作所为倒有点让亚林想起了苏联解体时的那些所谓的自由派,说白了就是打着改革的幌子试图侵占贤者之塔的内部公共知识和财产,然后将其廉价售出大捞一票。苏联解体成俄罗斯时,那些经济寡头和野心家可是帮着欧美国家把苏联遗留下来的庞大财产瓜分的一干二净,接着在来一个休克疗法差点没把俄罗斯给整死。

接下来法罗恩说出了现在保守派的困境,亚林听了感到一种强烈即视感,虽然改革派有一定的人数了但总体来说也不多,只不过这些改革派倒是把亚林曾经生活的世界上那些民逗的街头政治给学来了,挟持民意当做要挟各方面制造混乱并将错误归咎于还把持着领导位置的保守派身上,大有一种准备在贤者之塔里分家过的架势,反而让为了保持贤者之塔统一的保守派不得不屡屡对他们做出让步。

但是对于这种跟民逗是同一种生物的改革派,亚林可是很清楚他们的本性,你每让一步就会让他们反而瞧不起你,认为自己被重视了,认为自己很了不起,认为自己还可以在压你一把,接下来就是得寸进尺的继续提出更多要求。

亚林听的不由心烦意乱起来:“无聊死了,我说法罗恩你身为能够使用二十级的魔导师,你这一生来是白活了吗?”

“亚林阁下~你这是什么意思?”法罗恩一下愣住了,看着亚林有些发火的样子,老魔法师有些不解。

“既然通过谈判无法缓和和解决问题,那就直接使用武力吧,有句话说的好,死人不会抱怨!”

法罗恩摇了摇头说道:“这实在是太鲁莽了,毕竟大家彼此都是贤者之塔的成员,如果直接使用武力镇压他们只会让更多的人离心,而且保守派也会因此成为┉┉”

“愚蠢!!”

亚林的怒吼声响了起来。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张家美
淮安区楚州中医院
长春癫痫病治疗费用
海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苏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