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窃神权 第二零一章 祸水东引

2019-09-16 16:30: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窃神权 第二零一章 祸水东引

“现在就可以的将军!”萧浩对于对方的大方与信任也表示了好感。只是心中却有些遗憾,赐予健康的神通,就只有在天书的辅助下才能完成;也罢,就当自己欠对方一个人情了。但自己真的是太需要瞒天过海玉符了!

“不需要准备?”无论是武培山还是武定岳都惊讶的看着萧浩。

“将军,小子实话实説。如何获得赐予健康的能力,小子我也是稀里糊涂的,当时突然的就顿悟到了,当然也会使用。但顿悟这东西,自己明白,但却无法説出来。也因此,想要完成这种神通的传递,就只有一种方法,直接进入识海世界。

因此,我也并不需要准备什么,只要我们直入识海世界,就可以用本源气运完成神通的传递和学习,把我的所有的感受等传授过去。

但这样传递的神通,你们是否能够完全理解、掌握、甚至继续传授,我也无法确定。

如果……”

“如果无法学会,算我们的!”武定岳很果断,不等萧浩説完,竟然直接自己接了过来。在萧浩提到识海世界的时候,武定岳就已经知道,萧浩是真心同意了♂;识海世界的传承,很难作假的。同样作为一个前辈,当然也知道神通传承中的那些问题,否则这世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核心神通了。

“谢谢将军理解。”萧浩松了一口气;接受天书烙印的,必然会学会的,但是别人就算了……

“谢什么啊,各取所需而已。哈哈,这样吧,我这里就有通灵玉符。你和武培山直接进入识海世界传承吧。”

很轻易的,萧浩再一次来到传承世界。不同的是如今萧浩已经是紫气中期的高手了,而武培山还是只有五鼎气运青铜鼎——这样的成就其实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相比于萧浩,还是有些不够看啊。莫名的萧少爷有些感慨:哥们也走在了不少天才的前面了啊!

萧浩和武培山两人的识海世界中,还是无法自由走动。两人相距三丈位置站定;武培山看着萧浩眼角却是有些抽搐,当初战斗的时候两人可以説是半斤八两,但此刻萧浩却已经远远地走在了自己的前面!看着那一鼎两尺的青铜鼎,一时间也是觉得压力山大,你这成长的速度是不是有些快啊。虽然説气运的修行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顿悟了、感悟了、想通了、或者是气运足够等等,就能够提升,但你这提升也有diǎn夸张了吧!

“萧兄弟进步好快啊!”

“没什么啊。武兄要是有机会在识海中战胜敌人,也同样进步快速的。而且这一次死斗。也必然会为武兄这样的天才提供一个一飞冲天的机会!”萧浩这句话説得意味很深啊。

果然武培山嘿嘿一笑也不解释,却看着萧浩,“萧兄弟,古地是什么样的情况谁也无法知道,你看我们两先来个约法三章如何?説实话,面对萧兄我可是有些担心的,萧兄可要让着我啊。”

“哦,武兄还请説説。如何一个约法三章?”

“古地中的情况如何,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们也只是做一个协定。至少保证我们能够在危机中,为自己保留一份生机。

如果在古地中,我们双方要是能见面,相互帮助;要是遇到好东西一起动手。事后根据双方出力、是否需要等,划分物品归属;并给另外一方相应的、足够价值的补偿。要是看到对方有危险,尽量解救。

这就是一个君子协定。也没有什么强制的或者是必须的。”

“很好的提议!”萧浩郑重开口,“那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战友了!如果在古地中相遇,那么你的后背让我来防守。”

轻轻地话语,却有一种铿锵的力量在其中!

“如果在古地中相遇。那么你的后背也让我来防守!”

两人在识海世界完成了君子协议,没有什么强制的手段,也不会有第三人知道两人的协议,但莫名的两人却充满了信任!是惺惺相惜?还是互相天才的傲气?还是少年意气?不得而知,也许是复杂的,但两人竟然都感受到了信任。

相距三张距离,两人端坐好,“武兄,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

“好了!”

嗡……萧浩的气运青铜鼎开始盘旋,一diǎndiǎn本源气运被分离出来,这种心心相印的神通萧浩当然是不会的,自然是有天书出手;但有些东西还是要付出的,比如本源气运,而且萧浩也要掩饰的合理一些啊。

旋转渐渐加速,逐渐在萧浩面前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带有复杂纹路的光团。本源气运抽取可是对根本有一定的损害的,因此萧浩也不敢抽取的过快;这个过程中,就像是一道道头发丝粗细的筋肉从体内被抽出去一样,十分痛苦。

玛德,怎么会这么痛!这个时候萧浩的心都在抽搐,这就像是受伤一样,慢刀子和快刀子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同样的伤口,慢刀子足以将痛苦放大几十倍!

只一会功夫,萧浩就面色苍白。但是在内心深处,却更是对韩明阳充满了感激!要知道,当时韩明阳可是自己动手、一下子传承了三个核心神通的;而萧浩在这个过程中,却还有天书帮忙!

而同样的,武培山看着萧浩,眼中深处闪过一丝感激。这样的传承方式快速、难以作假、也最完整;但是这所有的好处,却全都是武培山的;而对于萧浩这个主动传承的,却是一种煎熬!

将自己的感悟一diǎndiǎn抽出来、复制,可不是什么好的感受。这也就是萧浩有天书帮忙了,否则心心相印类似的神通,以萧浩的修为施展,只会更加的痛苦。

足足过了一刻,终于一个混元如玉的淡青色光团形成,随后化作一道流光。一下子打在武培山的青铜鼎上。萧浩传授给武培山的,仅仅只有赐予健康的能力,而没有剥夺健康的手段。

光芒闪烁间,武培山就在这一瞬间就彻底学成了,只要后期不断地练习、思考、感悟就可以,学习的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这样轻松的跨了过去。

如同迷雾散去,识海世界缓缓消退,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萧浩和武培山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

“芸儿,过去多久了?”一开口,萧浩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虚弱

“就一会啊。公子,马上就要死斗了,你现在却……”芸儿眨眨眼睛,有些担忧的看着萧浩。

“没事。一天晚上就能恢复过来。”萧浩微微一笑,小丫头这句话哪里是对自己説的,而是对武定岳和武培山説的啊!这精明的小丫头!心中却闪过一diǎn温馨,在这激烈的争斗环境中,来自身边人的关心,总是让人温暖的。

“哈哈……”武定岳什么人啊,看着芸儿哈哈一笑,随后从身边掏出两样东西来。一个是看上去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墨玉,还有一个大约只有拇指大小的一颗珠子。珠子看上去灰扑扑的,但是偶尔闪过一丝精光,却给萧浩带来一种精神上淡淡的压力!

但很快萧浩又将眼神聚焦到了那墨玉上,这墨玉给人的感觉很奇怪,明明就在眼前,但萧浩却感觉不到这东西的存在。好像是一个——影子!而且越是想要仔细看,却越是看不清。不服气的萧浩直接使用神通观察,却发现更看不清了!

“这……”这怪异的现象,让萧浩有些惊讶。

“哈哈,怎么样。这就是日月同辉上贤制作的瞒天过海玉符。只要将这东西佩戴在身,用的好了,甚至能有更多意想不到的神通。比如,让敌人明明能看到你,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到你!当然,要想用好了,就要自己好好的琢磨了。

从现在,它是你的了!你首先要做的,就是烙印上你自己的痕迹,让玉符与你的本源气运、也就是青铜鼎相通。”

虽然豪爽,但是武定岳眼神中明显带着不舍,想想也是,这东西可是真正的超越了神通——达到通神的能力了!日月同辉手中随便漏diǎn,都是紫气东升这个层面需要仰望的存在。

双手接过,萧浩感觉到玉符上的温度,显然这是武定岳随身携带的东西。但萧浩并没有迂腐,而是拱拱手,就塞入自己的怀中。自己太需要了,而且不是有句话吗,“长者赐,不敢辞。”

看到萧浩这行为、听着这句话,武定岳嘴角抽搐几下,最后还是喟然叹气;随后将另一只手上的珠子送到萧浩面前,“小家伙,这是我猎杀北夷得到的一颗灵珠。

这灵珠和我们的灵珠不同。他们的灵珠拥有金木水火土五行、风雨雷电天象、动植山川等灵性。这种灵性对我们来説,有利于从中感悟天地万物的灵动,进而更好的使用神通。这颗灵珠是石灵珠,一种土属性的变异灵珠算是对你的一diǎn小小补偿吧。”

“谢谢伯父。”萧浩脸皮厚厚的啊,就这一回功夫已经改口了。

咳咳……旁边的武培山干咳几声,翻了翻白眼:自己是不是看错人啦……

然而还有比萧浩脸皮更厚的人物存在啊。武定岳大咧咧的diǎndiǎn头,竟然就这样认了下来,“贤侄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吧,我对于使用瞒天过海玉符还是有些经验的,可以给贤侄一diǎn指导,也让贤侄少走一些弯路。估计明天早上就能掌握一些基本的应用。

而且这日月同辉高手制作的玉符,当然不会就这样简单,在掌握了基本的应用之后,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应用,那就是:祸水东引。

这样説,就是如果你能熟练使用这个玉符,不仅可以避免一些东西,甚至可以将这些东西转移到别的目标身上。当然这样的能力,就算是我也不具有,但这确实是这个玉符具有的深一层的神通能力。”未完待续。。

三岁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类风湿关节炎肌肉酸痛无力
跌打损伤外擦有什么药
手用力过度肌肉酸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