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半城血

2019-09-13 02:57: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老三:“说吧。”
老四:“那……那……你说啊,大……大……大哥还……还认咱们不?”
老二:“说啥呢,肯定认啊!”
老三:“肯定认啊!”
老四:“哦,嘿嘿……我……我……我就是,就是怕……怕……怕大哥现……现……现在忙,认……认不出咱。”
老二:“没有的事儿,抓紧时间赶路吧!”
老三:“赶路吧!”
老四:“二哥,我……我……我还有,有个事儿。”
老二:“闭嘴,赶路!”
老三:“赶路!”
于是,三人默默地疾步前行。
宽阔平坦的官道上,三人并肩疾走。偶尔有点微风,吹起些许尘土,让三人显得苍茫孤独。
路的尽头是一座城,就是这三兄弟的目标,他们的大哥,是这城的王。不过现在他们的位置,离城还远,仍需两天的脚程。
“二……二……二哥,咱们四……四……四兄弟,结……结拜多久了啊?”老四用袖子抹了一把脸,拭了拭尘土,问道。
老二只顾低头走路,听见老四询问,便停下脚步,微笑着看看老四说:“老四,咱们结拜八年了。”
老三也停下:“嗯,八年了。”
“哦,八……八年了啊!”老四也跟着笑了笑。
“还有问题吗?”老二转过头看着路的远处。
“没……没……没有了。”
“那,咱们上路吧!”老二回头盯着老四。
老三也跟着说:“上路吧。”
老四得到了答案,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风好像大了些,三人加快步伐赶路,希望在天黑前赶上一家旅店投宿。
旅店是破旧了点儿,可对于劳累的三兄弟来说,也算是金阁玉宇了,被安排了一个大的客房,仨人虽然有点挤,不过这样更暖和些。
吃饭的时候老三问老二:“二哥,你说咱们那样说行吗,大哥会相信咱吗?”
老二没说话,老四边吃边对老三说:“三……三哥,没问题,你又……又……又不是不……不……不了解大哥,他,他就……就烦咱们不……不学无术。”
老三还是呆呆地看着老二。
老二终于把嚼了半天的菜咽下去,开口道:“老四这次说得有道理,不能跟大哥说实话!”
两天后……
老大在城中为三兄弟办了接风宴,四人高谈旧事,把酒叙情,说到动情处,老大不禁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老大紧握着老二的手,道:“老二啊,三年前一别,你们是怎么度过的?快跟大哥说说!”
“大哥!三年前咱们都还在南城,那时咱已经结拜五年了啊!”老二也流着泪。
老大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那次和李成霸大干之后,我们三人找不到你,以为你被……”说到这儿,老二竟哭出声来。
老大拍了拍他的肩,没说话。
于是老二接着说:“我们仨没有了大哥,没有了支柱,那恶霸没有除掉,我们三人之力也成不了气。”
“其实那次除霸的混战,我并没死,他们把我拖到河边,扔进河里,可怜我命大,被一渔夫捞起救活,从那后边改名换姓,暗里招兵买马,现在也成就一番大业!”
“大哥真乃神人!我们三个无依无靠,就凑钱开了个打铁铺,聊以为生!大哥可听说那李成霸后来联合官兵造反,现在已是南城之王!所以我们仨不敢再在南城呆下去,可又没地方去,绝望之下听人说起大哥在此方为王,便收拾行囊,日夜兼程地投大哥而来!”老二一番话说得诚恳动情,老大默然点头,亲自取来好酒,又与兄弟们豪饮一番!
夜愈深,四人已喝得烂醉,老大便喝来下人:“来人!扶你们二大王三大王回房休息!”老二和老三被人扶着回了房间,桌上只剩下老大和老四。
“四弟,告诉大哥实话!”老大从刚才的晕晕乎乎变得严肃可畏。
“大……大……大哥,你知……知……知道我的,我从开始就……就……怕……怕二哥,其实,三……三年前我……我……我也和二……二……二哥他们失……失散了!”老四定了定神,接着道,“五六天前,二……二哥他们找……找……找到我,我……我……我当时正给……给……给人写对……对……对联呢。你……你……你知道我,我这口……口……口齿不行,只能干……干……干点儿这。”
“哦,那他们为什么要骗我呢?”
“大……大……大哥,你不要怪……怪兄弟多……多……多心,我……我……我觉得二……二……二哥和以前不……不……不一样了……”老四吞吐着说道。
“不一样?什么不一样?”老大眉头皱得更紧了。
“以前我……我…我怕二哥,因……因……因为他为人豪……豪……豪爽!办事直……直来直去,老……老……老是打我。这……这……这次相见,二……二……二哥和三哥好……好像有事儿瞒……瞒……瞒着我。那天在……在旅店,我……我半夜正要……要……要去……去厕所,听见二哥和……和……和三哥对……对话,就……就没敢……敢动,听……听见二哥说……说……说什么信,还……还……还提到李成……成霸的名……名字……”老四说得很费劲,不过老大听得却很认真。
“好了四子,回去休息吧,明日大哥再与你们痛饮!”老大起身送回老四,转身进了老二的房。
在老二包裹里果然翻出一封未封口的信,便抽出信纸展开一看,心头大惊,双手颤抖不已!
第二天早上,老大一起床,便有人来报:“王!早晨巡逻士兵发现二大王和三大王的尸体被挂在城墙,血流满了城墙!”老大微微点点头,示意士兵退下,士兵走到门口他又命到:“就让他俩挂着吧!”士兵得令走后,老大叹口气自言自语:李成霸……
还没定下神来,便听见门哐当一声被踹开,老四冲进来喘着气大叫:“大哥!怎……怎……怎么回……回事儿!”
老大没有说话,把昨晚发现的信放在桌上,示意老四看看。老四一把抓起信封,用力抖开,看了信的内容,一下子沉默了。空气很安静,只剩下老四浓重的呼吸。
半晌,老四开口了:“那……那……那现在怎……怎……怎么办啊?跟……跟……跟他干吧!”
老大抬头看看脸被气红的老四,淡淡地说:“嗯,你去把这封信派人送去南城吧。”
老四没说话,退了出来,把信封好,派人送了出去。
五天后……
城外敌情探子报道:“王,南城城主李成霸带五千人马前来攻城,马上就到城门了。”老大挥手退下了探子,对老四说:“看,我时间掐得挺准吧?”说着二人上了城楼,俯身看见还挂在城墙的老二老三,沉默不语。
老四看了看眺望远处的老大,自语到:“嗯,准。血都干了。”
“是啊,像兄弟的情义一样,三年时间,就像着血迹一样,干枯了!”老大叹息。
“大哥,你愿意为我去死吗?”老四微笑着问老大,很难看出他的眼睛里有闪光的东西。
“哈哈哈!”老大大笑一声,转头看着老四,严肃地说:“我只剩你这一个兄弟,为你,死不足惜!”
老四哭出声来,透过泪光看见远处马蹄滚起的尘土,对老大说:“看,来了。”
“嗯,哎四弟,你怎么……”老大忽然反应过来老四不结巴了,便转身询问。
刚一转身,老四把手中的长匕刺进了老大的胸膛,热血喷洒了老四一脸,又喷洒到城墙上,与老二老三的血溶在一起,在斜阳下显得十分耀目。老四把老大的尸体爬在城墙上,好像俯视着护城河,鲜血还在顺着城墙流,久久凝固不了。
远处的军队近了,李成霸骑马立在河对岸,大声喝道:“老四,开门,放吊桥啊!”
城里的士兵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城门外的守兵抬头看大王和四大王,却看见大王爬在城墙上,鲜血直流。
这时老四停止流泪,对着李成霸大喊:“盈盈呢!?”
“盈盈?哪个盈盈啊?”说着回头朝身后的士兵大喊:“你们谁看见盈盈了?今天昨天晚上在哪个帐篷里啊?哈哈哈……”
“哈哈哈哈……”身后的将士们也跟着大笑起来。在老四的耳边像雷声一样轰隆作响。
“李成霸,我……”老四疯狂地喊着,提了一把钢刀冲下城去,放下一架吊桥,向李成霸冲去。还未到马前,便被毒箭射伤,便踉跄着转身,对着三个哥哥,提刀自刎,沉沉地跪下!
李成霸一举拿下这座城,站在城墙上对身边的美女说:“盈盈,瞧这一墙的鲜血,多浓,像你的唇。”
美女低头看了看,靠在李成霸的肩上,轻启朱唇:“王,其实,只有半城而已。”
李成霸笑着看看美女,忽然感觉腹部剧痛,美女笑着抽出刀,在他耳边道:“这次,就够了。”

共 06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个男人因为心爱的女人被人控制,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将三位结义兄弟害死,而后得知心爱女子已被恶人所害,自刎身亡。然而,该女子非但没有被害,还使用美人计,将最后得到城池的男人杀死,成了真正的赢家。作者文笔流畅,描写生动,故事引人入胜,耐人品味,欣赏佳作,推荐共赏,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71804】
1 楼 文友: 2016-07-16 14:01:19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文友: 2016-07-16 19:40:12 谢谢导师的编按 秋风细雨,何处话凄凉? 人已散,道已荒,悲坟情塚,月苍茫。 重逢喜,离别伤,十年相思,百年泪, 悠悠千年情堪殇!
 楼 文友: 2016-07-17 11:07:57 该作品情节跌宕起伏,看到读者心惊肉跳。老四因为心爱的女人而被敌人控制,继而不顾八年结义之情杀害三哥结义哥哥。当发现自己被骗时,羞愧自杀。然后告诉并未结束,敌人又被那个女人所杀。小说悬念丛生,扣人心弦。赞一个。
4 楼 文友: 2016-08-01 16: 0:51 拜读佳作,深有感触,学生在此学习了!敬茶 总有一个人,会以实际行动告诉你,有些错误,是永远不会被原谅的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宝宝大便干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脑血管栓塞患者日常饮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