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警惕软约束成为缺煤少电的又一祸患中心

2019-10-09 17:42: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警惕 “软约束”成为缺煤少电的又一祸患_()中心

在持续蔓延的煤、电紧张中,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石油资源约束、煤炭勘探不足、电力建设滞后、开发方式粗放等因素的不良影响,然而近日在山西、内蒙古等地调查看到,与资源储量、基础设施等 硬约束 相比,发展模式、管理制度、市场壁垒等 软约束 成为缺煤少电的巨大隐患。

能源基地自身频陷困境

9月14日,山西省焦化集团的焦炉正在生产。近年来,焦煤价格走高使国内焦炭生产能力迅速扩张。

在持续蔓延的煤、电紧张中,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石油资源约束、煤炭勘探不足、电力建设滞后、开发方式粗放等因素的不良影响,然而近日在山西、内蒙古等地调查看到,与资源储量、基础设施等“硬约束”相比,发展模式、管理制度、市场壁垒等“软约束”成为缺煤少电的巨大隐患。

新华社刘军摄

8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棋盘井工业园区一家大型硅电联产项目已进入建设尾声。为提高煤炭资源开发的附加值,内蒙古大力发展煤炭深加工。

在去年以来持续升级的 电荒 中,山西、内蒙古也相继陷入全国缺电最严重的省区之列。 动力基地 自身难保引起社会普遍关注,很多人对山西、内蒙古能否充当华北地区乃至全国战略性的电力供应中心表示忧虑。

山西、内蒙古以高载能工业为代表的电力负荷迅猛增长,远远超过了电力工业的发展速度,能源基地出现了由单一输出能源向依托资源向高载能、重化工业基地转变的明显势头,面对 外送电 与 自用电 的矛盾, 西电东送 面临新的挑战。

出于对资源富集区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近忧远虑,山西、内蒙古大量转化煤、电的产业受到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最近几年,内蒙古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铁合金生产基地,已建成硅铁生产能力约250万吨,电石产能也取代山西省跃居全国第一,达到300万吨左右。加上在建生产能力,预计到2005年,内蒙古电石、铁合金年生产能力均可达到400万吨。同样,山西经济在经历了新一轮的结构调整后,煤炭、冶金、化工等高耗能行业仍然是本省经济的支柱产业。内蒙古、山西的一些高层人士也认为,没有落后的产业,只有落后的企业,高载能不等于高消耗和高污染。能源富集区一定要发展高载能,这是我们的优势与特色。

由于高载能工业带动,山西、内蒙古用电负荷过快增长。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内蒙古用电量增长39.7%,在全国名列前茅。蒙西电服务的8个盟市中,有6个盟市用电量增幅超过30%,最高达99%。尽管如此,电日平均限电达140万千瓦,另有约150万千瓦的已建成工业项目无法接入电实现投产。山西省最大供电缺口近300万千瓦,成为全国缺电最为严重的三个省份之一,在经历了去年的用电高增长之后,今年的用电增长已挖尽潜力,上半年仅增长11%,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煤电价格之争由来已久

煤炭行业与电力行业之间的利益纠纷由来已久,至今仍未拿出妥善解决的办法, 守着资源缺煤烧 导至山西、内蒙古一些电厂频频因缺煤而停机,成为缺电最重要的人为因素之一。为北京供电主力电源点之一的内蒙古丰镇电厂一度因缺煤而停机,大幅度掉电引起蒙西电恐慌,好一阵 手忙脚乱 才不至酿成影响首都用电的后果。

内蒙古海勃湾电厂负责人介绍,2003年,由于电力公司与统配煤矿双方的电价谈判始终僵持不下,当年与海勃湾矿业公司的供煤合同直到12月20号才正式签订,早已失去合同的真正意义。北方联合电力公司燃料部部长李春雷说: 我们不是缺煤,而是缺便宜的煤。今年以来,煤价已连续三次大幅上涨,吃掉发电企业大块利润,很多企业为完不成利润指标而发愁。 神华集团准格尔能源公司副总经理范生贵说,自1993年放开煤价以来,绝大部分时间段是市场煤价高于重点煤炭合同价,仅此一项煤炭企业累计少收入300多亿元。电煤重点供货计划人为扭曲了煤炭价格,使煤炭行业的利润水平长期低于社会平均水平。建设欠账和供应紧张并存、价格走高和利润微薄并存,迫使大量国有重点煤矿高强度开采,无力顾及扩大再生产。

9月14日,山西省焦化集团焦化二厂的集中控制室。受市场价格拉动,焦化成为国内最引人注目的暴利行业之一。

8月2日,新建成的内蒙古达拉特电厂5、6号机组冷却塔,这是内蒙古今年投运的主要发电项目之一。内蒙古缺电形势严峻,在投运之前,两台机组的电量已被“分光吃尽”。

太原东山煤矿有限公司科长梁学斌却说,山西省煤炭企业去年的平均工资是12000元,电力行业却达到30000元以上,这透露出一个什么信息?价格应该按市场规律,不能国家办电,而让煤炭行业去承担这个成本。山西煤炭行业的不少人士认为,由于煤炭企业比较分散,在与拧成一股绳的垄断性的电力企业讨价还价中,煤炭企业总是处于劣势,煤炭企业在利益分配上与电力企业相比也相距甚远。

行政壁垒导致利益纠葛

电力市场分割的行政壁垒久久不能打破,而且在实行 厂分开 改革之后呈现出 愈攻愈坚 的苗头。

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内蒙古鼓励电力企业向京津唐地区送电,经过10多年的努力,蒙西电现向北京地区送电达到175万千瓦,然而市场份额的每一步扩大,双方都经过十分艰苦的谈判。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一位领导说: 北京地区缺电,我们有建坑口电站的优势,本来应该一拍即合的事,可我们想进入区外的电力市场,还是困难重重。不是我们不想做贡献,是人家不欢迎啊! 在采访中,接触到的电力企业负责人、地方领导对此都讳莫如深: 此事不便明说,不要得罪了人家。

据知情人士介绍,发电项目从建设到运行等环节的丰厚利润,是造成电力市场以省为界分割的主要原因,各地都在想尽力法把电力项目争取到本地上马,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让出省内电力市场。内蒙古电力公司计划处一位工作人员说: 从目前的情况看,进入区外电力市场困难很多。所以我们必须做好两手准备,立足于做大当地用电市场,求人不如求已,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尽管缺电,我们还是希望供电区内的高载能企业能做大做强,这是我们很有增长潜力的用户。

面对 审批 满腔报怨,却战战兢兢

受电力建设项目审批办法、电价形成机制与市场脱节等因素影响,能源开发的 战略西移 处处受制,市场力量与行政力量在配置资源的角力中屡屡败阵,限制了能源基地建设有序推进。

蔓延的 电荒 中,各地不顾自身的资源条件,纷纷争取上马发电项目,而在当前项目和电价均由计划审批的前提下,发电项目很难快速向资源优势地区集中。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能源处处长张东方说: 在鄂尔多斯市建一个坑口电厂,每度电的燃煤成本最低只有几分钱,而在华东、南方的负荷中心建火电厂,燃煤成本是坑口的10多倍,如果真正能够实现竞价上,谁该上项目一目了然。 采访中,很多地方领导和部门负责人对 审批 满腔报怨,言语间却十分战战兢兢,生怕不慎得罪了人。

山西一家发电厂的厂长说: 按现在的电价体制,在山西建电厂,和在上海市建电厂,谁赚钱更多很难说。山西虽然有发展电力工业的优势,却找不到电力竞争的市场。 去年以来,这家企业的上百名技术骨干纷纷离开企业另攀 高枝 ,不少都去了沿海地区的电厂。(完)

黑龙江癫痫病
濮阳白斑疯医院
鹰潭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濮阳白癜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