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我們需要幫壞人們辯護嗎

2019-11-09 10:22: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们需要帮坏人们辩护吗

有一次受朋友所托,代理了一个入室盗窃案,因为还在侦查阶段,按照当时的法律规定,我们要见犯罪嫌疑人必须经过侦查机关的批准,且在会见时还要有侦查人员在场我们和承办案件的警官联系了多次,警官都没有空,后来终于在一天中午接近12点的时候,警官打给我,说如果要办会见手续,只有中午这会有空,问我们愿不愿意过去,我们没得选择只能过去

到了经侦支队,我们首先对警官牺牲午休时间为我们办理手续表示了感谢,可能是见我们态度诚恳,警官的态度也很客气闲聊之中,警官给我们谈到了这个案件,他告诉我们,嫌疑人是一个犯罪团伙的主犯,川渝两地很多起入室盗窃案很有可能都系这个团伙所为,他还让我们看了他们收集的一些证据,在这些证据中我发现,我家所居住的小区附近也是这伙人作案的场所联想到不久前哥哥家因盗贼光顾,不仅财产损失数万元,一些很有纪念意义的物品也丢失,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助纣为虐的意思

还有一次代理了一个涉嫌组织卖淫罪的案件,承办警官恰好是我的一个朋友听说我代理这个案件,他嗔怪我不该帮这伙人辩护,这是一个家族团伙,几兄弟在广东等地把一些外地打工的年轻女孩骗到重庆关起来,强迫其卖淫,卖淫的收入全部归几兄弟挥霍几年下来,几兄弟收入上百万,而这些女孩子只被管食宿,很多女孩子都染上了性病,一生的幸福被毁

朋友的陈述让我再一次遭遇良心的拷问当然出于律师的职业道德约束,我还必须硬着头皮把案件办完,然而当我在辩护席上,用我所学的法律知识竭尽所能为其辩护、开脱时,我甚至不敢直视公诉人的眼睛或许是这两个案件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不自觉地远离刑事案件,我知道这也许是不对的,如果每个律师都不愿意担任刑事辩护人,公民的私权在遭遇强大的公检法夹击时,又如何保证不被公权践踏正是律师的存在,让公权被限制在合法范围内使用,只是我的内心不够强大,不愿意在良心和职业道德之间做出抉择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急性心力衰竭常见病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