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459章

2019-09-13 20:02: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459章

钱进宝来到顶层那属于他父亲的专属办公的楼层,偌大的一层楼,除了占据了大半层的父亲的办公室,边上则是一间会议室,在父亲办公室外边,是父亲的助理办公室,一个不到三十岁的漂亮女人,有事秘书干,没事……钱进宝知道父亲这个美丽的女助理是怎么回事。

“你是怎么回事,开个车子都能给我闯出祸来。”钱新来一看到儿子进来,登时就呵斥道。

“爸,不就是撞死了一个人吗,大不了赔钱呗,瞧你这一惊一乍的,搞得好像我真闯了什么祸似的。”钱进宝撇了撇嘴,又不是什么大事,父亲还为此专门将他叫过来。

“死了个人是没什么大不了,关键是你撞人的时候被市里新来的陈书记给看到了,本来是一件小事,却被不该看到的人看到了,你说还是不是小事。”钱新来扫了儿子一眼,“刚才黄有粮打过来了,陈书记要求严惩肇事者,那意思就是要抓你这个肇事司机了。”

“他敢。”钱进宝瞪起了眼睛,“黄有粮平日里也不知道从我们这里拿走了多少好处,他敢过河拆桥不成。”

“他是不会过河拆桥,不过这事是那陈书记亲口吩咐的,你觉得他能一个副市长能跟一个市委书记掰腕子吗。”钱新来冷冷的看了着儿子,“你现在马上给我到医院去,用钱给我把那死者家属的嘴给堵住,把他们搞定了,这事情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赶紧给我过去,要是连这个你也办不好,那你就等着蹲局子去吧。”

“去就去。”钱进宝没好气的说了一声,看了眼父亲的脸色,也没在这种时候炸刺,识趣的离开,即便是知道父亲不可能真的不管他,钱进宝也深知父亲在气头上时,最好别顶嘴得太过。

钱新来看着离开的儿子,神色阴沉的坐了下来,陈兴刚来,他就宴请了陈兴,陈兴也很给面子的过来了,儿子这起交通事故,黄有粮在里已经告知他陈兴知道了跑车的主人和来历,也就是说陈兴在知道是他儿子情况下,依然要求黄有粮严办,钱新来不知道陈兴是怎么个想法,但很显然,陈兴并不是很给他面子。

“这个新来的市委书记,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好相处。”钱新来皱着眉头,暗道得加紧收买陈兴了,酒色钱财,男人无非好这么几样,钱新来就不信拿不下陈兴,只要将陈兴也给拉拢过来,他才真的能高枕无忧,否则陈兴有可能成为一个不安定的因素。

“罗玲,进来一下。”钱新来拿起喊了一下。

旋即,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妙龄女子走了进来,“钱总,什么事?”

“你去给我物色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要漂亮,记住,要足够漂亮。”钱新来拧着眉,想了一下,又道,“最好是还要有点才艺的,谈吐气质都要上佳,别给我找那种没脑子的女人,也不要那种光有脸蛋的蠢货。”

“钱总,您这是要故意为难我不成,又要漂亮又要有才气,谈吐气质还都得上佳,您让我上哪找去。”罗玲没好气的说道,从那宽大的办公桌绕到钱新来身旁,神色有些幽怨,“钱总,人家是不是哪点做得让你不满意了。”

“你个小妮子,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我真要找女人来给自己用,至于让你去找吗。”钱新来笑了笑,摸了摸对方的脸蛋,“都快被你榨干了,你说我还能有精力折腾别人吗。”

罗玲一听钱新来的话,脸上立马露出笑容,旋即又问道“钱总,那您找个条件这么高的女人干嘛,难道是又要给市里哪一位物色?”罗玲说着,手指头往上指了指,那意思不言自明。

“聪明,我就喜欢你这股伶俐劲。”钱新来笑着点头,“你说那位新来的陈书记,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钱总,这我可不知道,上次您请他吃饭,我又不在场,连看都没看过,哪里知道他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罗玲心花怒放的笑着,钱新来的话让她彻底放下心来,说明钱新来真不是为自个找的,只要没人来威胁到她的地位,她才懒得管钱新来要找什么女人。

“也是,问你也是白问,算了,你按照我说的要求,专心去给我物色一个就行了。”钱新来摆了摆手,“对了,有一点要记住,一定要是能控制在我们手中的人,否则就算是条件再好,也宁可不要。”

“钱总,照您的要求,真的是打着灯笼都没处找

。”罗玲苦着一张脸,“长得漂亮又有才本来就不好找了,关键是你对谈吐气质也有要求,你不知道这年头很多漂亮女人都是花瓶吗。”

“就是不好找交给你,你能当我的助理,可不就是因为能力出众嘛,简单的事,用得着你出马吗。”钱新来微微一笑。

“那好吧,钱总,要找这么一个人不好找,我只能说尽量按你说的要求去找,但要是没有,要求能不能适当降低一点?”罗玲眼巴巴的道。

“真要是没有,那就适当降低一点要求,但长相要漂亮,这点不能改变。”钱新来摇了摇头,他也知道要找个条件那么好,并不是那么容易。

“那好,我去办了。”罗玲点头道。

市委,陈兴在办公室里批阅了一个多小时的文件,时间已经是临近中午,市财政局那边已经打汇报过来,省里的两亿拨款已经到位,陈兴听了之后,不得不感叹省长的金口玉言就是不一样,省财政厅难得拨款效率这么高。

“小黄,打个到市局,询问一下上午那起交通事故的办得怎么样了。”中午吃完午饭后,陈兴吩咐着黄江华。

黄江华闻言,点了点头,看了下时间,这会才一点左右,是中午休息时间,陈兴选择在这么一个时间点打到市局去问询,很显然是有着另一层意思,告诉市局的领导,他对此事的关注程度,暗中不乏有敲打之意。

很快,黄江华打完,向陈兴汇报着,“书记,市局那边说事故的鉴定报告还没出来。”

“还没出来?”陈兴挑了挑眉头,“那名肇事司机呢。”

“也还没抓,说是那司机主动到医院去看望死者的家属了,提出跟死者的家属私下调解,死者的家属也同意了,所以在事故鉴定报告出来之前,市局也没抓人。”黄江华将大致意思说着,知道陈兴想了解什么,所以他刚才也是挑重点问。

“理由还都冠冕堂皇。”陈兴冷笑着。

黄江华看了看陈兴的脸色,明智的保持沉默,上午的车祸,他还是听李勇说的,李勇义愤填膺,回来后还气得一肚子火都没地方发泄,黄江华在听了事情经过后,安慰了李勇几句,普通人都是事不关己高挂起,李勇一个旁观者显得这么愤怒,黄江华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李勇了,不过这也说明李勇到现在还是一颗嫉恶如仇的心,这也算是难得了。

陈兴现在明显也颇为恼火,黄江华知道市局那边的做法,明显是阳奉阴违,对陈兴这个书记的指示并没有认真的去执行,这种时候,黄江华也不知道搭什么话,总不能附和着说市局的人连陈兴的话都敢不听,这等于是火上浇油,增加陈兴的怒火。

办公室里的气氛沉默着,陈兴在短暂的沉寂过后,心情不佳的他,连午休的心情都没了,走到沙发上坐下,陈兴眉头不时的皱着,下面的人不听话,对于他这个外来书记而言,最好的办法是什么?那就是杀鸡儆猴,或许他刚到,因为手头没掌握什么,所以没办法那样做,但他却是能将不听话的人直接调走,别人没有这个本事,他却是有,特别是在公安系统,省城有吴汉生这个副省长兼省厅厅长给他提供助力,他在公安系统要办什么事却是容易许多。

上午他亲自打将黄有粮叫到了现场,亲眼看那血粼粼的车祸现场,临走前又对黄有粮提了两点要求,神情也不乏有警示的意味,但黄有粮最终还是没将他的话真正放在眼里,黄江华打过去质询的结果,就充分说明了他这个新来的市委书记也许并没有真正被人放在眼里。

拿起,陈兴给吴汉生打了过去。

“汉生老哥,这时候打给你,没打扰你休息吧。”接通,陈兴笑道。

“还真别说,被你打扰了,刚睡着你就打过来了。”那头的吴汉生笑了笑,和陈兴的关系让他讲话很是随意,“没什么要紧事,想必你也不会这个时候打来,说吧,啥事。”

“望山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黄有粮,你对他有多少认识?”陈兴问道。

“印象不深,也就是召开几次地市公安局一把手会议室见过,私下里没接触过,谈不上什么印象。”吴汉生摇了摇头,问道,“陈兴,怎么了?”

“这人,我想将之调离望山。”陈兴语气森然。

“看来这个黄有粮碍着你了。”吴汉生很快就品出了陈兴的意思,笑道,“陈兴,是不是刚到望山,工作进行得不是很顺利。”

“倒也不全是这个原因,只不过初来乍到,有些人欺咱是新人,不老实,只好敲打敲打了。”陈兴笑道。

“好吧,这个事我来安排,只是公安系统内部调动,并不会很难。”吴汉生答应了下来,他自个头上的帽子都是靠着陈兴帮忙跑关系戴上去的,对于陈兴的事,吴汉生也是有求必应,两人由敌到友,现在更是结成了牢不可破的利益关系。

两人说完正事,陈兴知道吴汉生要午休,也没有和吴汉生多寒暄,很快就挂了,拿着,陈兴的脸色舒缓许多,黄有粮既然背地里不买他的账,陈兴也不会再给对方第三次糊弄他的机会,第一次拦车罚款事件后所谓的严厉处置,现在已经证明是在把他当傻子一样敷衍,车站那边,随便乱扣车乱罚款的现象并没有一点点收敛,而今天刚刚发生的车祸,在一条鲜活的人命面前,对方竟还如此的不作为,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如此,那就先拿黄有粮开刀。

“望山三大害,我就先拿这第一害动刀子。”陈兴眯着眼睛,老百姓嚷嚷上口的三大害,第一害就是罚款,陈兴深知如果他还只是责令黄有粮整改,这件事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估计也就是做表面功夫来敷衍他。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响着,黄江华一脸肃然,他感受到了权力的可畏之处,更感受到了陈兴杀伐果断的决心,一个副厅级干部,陈兴一个,就已经决定其命运,不,或者说决定其命运不太准确,如果黄有粮底子干净的话,就算是调走也没事,但若是底子不干净,黄江华可以想象,陈兴调人来顶替黄有粮的位置,很有可能就会揭开市局的盖子,不停的乱罚款,一年到头罚了那么多钱,都到哪去了?

口袋里的突然震动起来,黄江华一愣,不动声色的拿起来看了一下,他平常基本上都是将调成震动,生怕正好在陈兴办公室的时候,突然来个,有声音会影响到陈兴,这些细节,无疑都是当秘书的需要注意的。

见到是沈慧宁的,黄江华脸上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些喜意,这会是中午休息时间,黄江华就道,“书记,我出去接个。”

沈慧宁来望山了,正要休年假的她,本来是打算出国旅游,陈兴亲自做起了媒婆说要给她介绍黄江华,对黄江华第一印象还不错她,这次年假也干脆不出国了,直接来望山玩一趟。

“书记,沈小姐来望山了。”黄江华接完,走了进来。

“哪个沈小姐?”陈兴一时没回过神来,说完就醒悟了过来,“是沈行长的女儿?小黄,不错吗,看不出你本事也挺高。”

“书记,您就别笑话我了,沈小姐只是听说望山的山水风景还不错,所以要过来玩玩。”黄江华笑着挠头,脸上难得的多出了几分傻气,“那……那啥,书记,沈小姐说下午……”

“说下午让你去陪她是吗。”陈兴笑了起来,“我批准了,让李勇把车子给你,你赶紧去接她吧,咱们望山市的贷款,可就指望你了。”

“书记,这种事还得您这个一把手出马。”黄江华笑着奉承道,他知道陈兴只是玩笑话,陈兴要是真的将贷款寄希望于他成功泡上沈青安的女儿,那陈兴就不是陈兴了。

“行了,赶紧去吧,别让人家久等了,要追女人可得殷勤点。”陈兴笑道。

“书记,那我走了,您的车子我就不敢开走了,我从小车班借辆车就是。”黄江华笑着,很快就消失得没影。

陈兴看着对方离开,笑着摇了摇头,这男人有了追求的对象就是不一样,黄江华看着明显也是动了心思。

一下午的时间,陈兴都没外出,留在办公室里办公,对望山市的发展,陈兴正勾绘着自己的蓝图,并且不断的完善,新成立旅游投资控股集团,并且借用这个平台向省行融资,发展望山市的旅游,这只是陈兴要做的第一步,接下来,就是发展高新区和制造业加工区,再加上一个科技城,这是陈兴所要打造的两区一城的设想,正如同那天他在办公室里同李开山所讲那样,要打造望山新的产业格局。

临近傍晚的时候,陈兴接到了李颖的短信,约他晚上出去坐一坐,陈兴琢磨着李颖估计是给黄江华打了,黄江华正忙着陪沈慧宁,让李颖直接跟自己联系,陈兴原本也想再见见对方,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夜晚的新城大酒店,张立行、黄有粮和钱新来三人坐在包厢里吃饭,张立行身旁坐着梁婧,钱新来身旁坐着罗玲,就只有黄有粮是孤家寡人一个,黄有粮对女色并不是十分着迷,他更感兴趣的是钱。

桌底下,张立行的大手正搁在梁婧那不算修长却格外丰腴的腿上,梁婧最近并不排斥和他一起私下去应酬,这让张立行有些奇怪,要知道梁婧之前并不大愿意介入他的圈子,但现在却是有所改变,张立行虽然有点疑惑,但并没有往深处想去,在他看来,梁婧跟他的关系也不短了,人总会转变,本来就是他的人,现在愿意融入他的圈子,这也不算什么太稀奇的事,张立行也就没去多想。

“那个陈兴昨天去了省城一趟,就要了两个亿回来,不得不说,人家在省城当过市长,在省里的人脉关系就是不一样,换成咱去,估计一个铜板都要不回来,而且省财政厅今天就把钱拨下来了,瞧这效率,财政厅那帮大老爷们,以往咱们去求爷爷告奶奶的,他们都拖拖拉拉的,妈的,陈兴倒是好本事。”张立行轻呸了一声。

“要是没点硬关系,他也不会这么年轻就是市委书记。”黄有粮笑着附和了张立行一句,转头看向钱新来,“钱总,你儿子的事,我是先帮你拖着了,中午那陈书记的秘书还打过来询问进展了,我先让人应付过去了,不过陈书记要是再亲自过问,我可就再帮不了什么了,先跟你说一声,免得你到时候说我不够仗义。”

“黄老弟,你这话说的见外了不是,咱们的关系,我还会去质疑你不成。”钱新来笑眯眯的道。

“就一起车祸而已,陈兴还能拿来做什么大文章不成。”张立行撇了撇嘴,“把死者家属搞定,这事也就解决了七八分,有粮,你也别太紧张过头了。”

“我倒是想不在意呢,关键是陈书记今天上午可是直接一个将我拎到现场,市长,你是没看到陈书记那个脸色,都快能吃人了。”黄有粮摇头笑道。

“这年轻人就是这样,喜欢小题大做。”张立行轻哼了一声。

黄有粮闻言,跟着点头笑笑,他也觉得陈兴有点小题大做,这全市每天不知道多少交通事故,又有多少人因为交通事故而死去,陈兴至于那么大惊小怪呢,不过他是帮钱新来挡了一次了,也算是尽了人情,接下来陈兴要是再过问,黄有粮现在先打了招呼,日后也免得钱新来误会。

黄有粮不知道,陈兴不会再找他质问,而他,连回答的机会都没有了。

7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小孩不消化家里备什么药好
宝宝积食拉肚子的症状
汉森四磨汤治便秘什么时候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