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战国 正文 第六幕:天地之乱(下)_第332章:永不退缩的亚龙之皇

2019-12-04 11:44: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国 正文 第六幕:天地之乱(下)_第332章:永不退缩的亚龙之皇

人界的北极大陆依旧被冰雪所覆盖,雪云积压在广袤的天空上,仿佛被冻结了一般凝固不动,炎魔龙皇芬里厄从雪云之下飞过,在巨大的云团之下,它巨大的身躯此刻变得如此渺小,如同南下的一只孤雁,场景凄凉,气氛凝重。

东方子炎坐在芬里厄的龙首之上,抱着右膝,对着远方幽暗分明的天际发着呆,脸上的神情即有悲愤,又显得悲凉,风撩动着他的发丝,不知不觉,他的短发又变长了。他披着外衣,随着风不断的起伏将衣角吹起,但他的左臂却不见了,能见的只有飘动的白色绷带。

莱茵、圣凰、辛德勒都在他身后休憩,小九趴在龙背上睡觉,还有躺在龙皇芬里厄背上的极光·米克罗洛斯,极光被小九治好了伤口,但他旧病复发,现在正在睡觉休息当中。

四个时辰前他们刚刚从魔界中逃出来,莱茵的铁坦飞艇在到达黑月岛的时候遭遇了罗喉早已设下的埋伏,那是数量上千的灵狩和伊姆拉,铁坦飞艇刚一落地,就被潮水般的灵狩包围,金属结构的外壳被啃咬的遍体狼藉,莱茵和辛德勒不得已才带着还未苏醒的小九值符弃船逃生,但伊姆拉又追赶着上来,因为数量实在太多,莱茵也对付不得,不得已他将辛德勒和小九护住,辛德勒护住噬囊腰带,在命在旦夕之际,好在东方子炎及时赶来,将空中的伊姆拉引入了岛外的海中,大部分伊姆拉穷追不舍被溺死,莱茵他们这才得以脱险。

但在海中,东方子炎的左小臂被伊姆拉整个咬断了,而且剩下的部分也被啃噬的七筋骨寸断,血肉模糊,这只胳膊是保不住了,当圣凰扶着极光来到黑月岛的时候,东方子炎已经自己完成了断臂手术。

东方子炎面临着失血过多的危险,如果不马上止血就会丢掉性命,但除了东方子炎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使用治愈术,东方子炎一度昏迷,但他还是冒着生命危险将炎魔龙皇召唤了出来,众人乘上龙皇匆忙逃出魔界。

还好,小九醒了过来,它用自己的精血治愈了东方子炎断臂处的伤口,东方子炎这才脱离了生命危险。

“当年,我在战场上被敌人砍掉了这只胳膊,之后我很难过,几近发狂,因为当时我想,自己没了一根胳膊,就成了废人了,可你怎么如此冷静?”圣凰走到东方子炎的身后,慢慢坐下问道

“圣凰啊,我已经年近三十了,而立之年,哪里还会有那样的冲动秉性啊,况且,我认为这世上所发生的一切都会有他的定数,我失去了这只手臂,换来了三个八诈神免于被黑石魔族污染,这账怎么算都是值得的。”

坐在他们身后的莱茵正在靠着龙背脊梁抽烟,他听了子炎的话,不仅脸上多了一份悲凉。

这时,圣凰伸出右手,按住了自己左械臂的末端,东方子炎看着他的举动,只听到咔咔几声响,过了半分钟,沉重的黑色重型机械臂被圣凰自己摘了下来,机械臂落到了龙皇坚实的后背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圣凰的断臂处,镶嵌着黄金的云龙纹护护臂,已经如断臂处的皮肉长在了一起,黄金云龙纹护臂下的皮肉黝黑结实,圣凰佩戴这只沉重的狮玉臂已经有五十多年了,现在这只机械臂已经被他所适应了。

“九天玄铁为主体打造,结构精密,由两千六百六十三个大小零件构造而成,抗冲击力能达到极致,抗高温低温和高压,能变换出多种攻击形态,这狮玉臂,是当年霁越历时三年才制造完成的,世上仅此一件,已经跟随我五十六年了,我甚至觉得他比我的另一只手还要重要的多,现在,我把他送给你了。”圣凰叹了口气说道。

“什么?”辛德勒和莱茵挺后都是一惊。

东方子炎听了之后也是吃了一惊,他连连摆手说道,“圣凰,这是你的左手,你已经断过一次臂膀了,怎能再断一次,我万万不能接受如此重礼!况且,这狮玉臂代表着机械术士中至高无上的地位,我区区末流之辈,怎能取圣凰你而代之!”

“子炎,你说得对,我是断过一次臂膀,但那个臂膀不是我的左手,而是我的兄弟霁越,也就是制造这狮玉臂的人,想必无诤已经跟你提过了吧。当年,在族人遭到黑石魔族追杀之时,他为了掩护族人撤退,一个人留在了斜谷口,拦住了三十万的魔军,我就那么远远的看着他被三十万大军吞没,却没有能力去救他回来,他的死,使我痛失一臂……”圣凰语重心长,“要不是上次在西沙固遇到托莫斯卡那件事,我都不知道,他居然没有死,还行尸走肉般的被炼化成了大僵尸王,连入土为安的机会都没有,是你让他解脱,你拯救了他的灵魂,所以我才把狮玉臂交付给你,我老了,但我还在活着的时候能看到机械术被发扬光大的时候,所以,请你继承迦罗灵族第一机械天才的遗志,接下这狮玉臂吧。”

这时,极光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子炎,圣凰一片用心良苦,你就收下吧,我了解他,如果你不收下,他会寝食难安的。”

“大司命……”东方子炎望着已经醒过来的极光,又看向莱茵和辛德勒,辛德勒和莱茵都冲他点了点头。

东方子炎思索了一会儿,然后低声说道,“圣凰,狮玉臂我收下了,只是,你的左手……”

“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其实我早就按照狮玉臂制作了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替代品机械臂,现在还在迦罗灵宫之中被莫娜保管着,你只要收下,改日我就让无诤和莫娜一起来,顺便让他来我们联盟帮忙!”

“哦?迦鴃和迦鳲也要来么?”莱茵有些兴奋的说道。

“大叔

,你是盼着莫娜来吧,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东方子炎阴声阴气的说道。

“莫娜?你到底还跟几个女人有关系?”辛德勒掐了莱茵的胳膊肘一下。

“嗯也不算多吧,蒂娜莉算一个青梅竹马,莫娜算是莫逆之交,加上辛德勒姑姑,一共也就这三个,但这只是我知道的,谁知道大叔在神界时还有几个。”东方子炎幸灾乐祸的又说道。

“好小子,我掐死你!”莱茵大怒,扑向了东方子炎,众人见状都哈哈大笑。

“大叔饶命!”东方子炎求饶道,莱茵一把抓向他的手臂,却只抓到他空荡荡的手臂,这才想起他的左臂已经不见了,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失落了。

莱茵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缓缓说道,“子炎,你两次救了我的命,这次为了救我和辛德勒小九,把一条臂膀都搭上了,还险些丢了性命,大叔……大叔对不起你啊!”

“大叔!你这是干什么!你我之间还用得着这样么!!”东方子炎连忙将莱茵扶了起来,“我虽然救过大叔的命,但大叔早就知救我于水深火热中多少次了,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就算今天我死了,只要能救出大叔和辛德勒姑姑和小九,那就死不足惜。”

“大丈夫重情重义,义字当头,至死方休啊。”圣凰赞叹道。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东方子炎年纪轻轻,就能被天下高手所赞誉了。”极光若有所思的说。

东方子炎、极光一行人回到人界之后,便直接由原路返回了帝都赤洪,回了赤洪之后,东方子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医疗部看望他的哥哥东方烈,之前,在上官元疾的囚龙镇锢之中,东方烈身中剧烈的蛊毒,毒性能深入五脏六腑,好在东方烈从小习得经脉闭塞之术,这才没有被毒性入侵五内,但毒性还是让他的神经麻痹,至今还昏迷不醒,不过还好,一直到现在,东方烈的生命状态一切正常,而且正在慢慢恢复,加上从回来后宇菲就一直在旁伺候东方烈,所以东方子炎很放心。

之后,正在外地工作的镰鼬部部长巴隆来信说花显秋的伤势也有所好转,现在正在南郡城养伤,让他们不用担心,知道自己的哥哥和嫂子都没事之后,东方子炎总算也放了心。

后来,他又去看望了自己的爷爷,也就是元老苍骸,他还是每天都在鬼手部那里埋头钻研什么大型机械体,还是老样子,老顽固。

在看过东方凯撒之后,他就同中立者联盟的众人往桃花坞回去了,因为东方子炎还要进行狮玉臂的移植手术,这个手术只有圣凰一人是万万不能完成的,但鬼手部的洛拉能力不够,只能由铁秋生配合圣凰一起动手才能完成。

这次离开赤洪,东方子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机会回来,因为罗喉说过,六个月后会亲自来赤洪城,破除三界壁垒,虽然听起来像是危言耸听,但罗喉其心可见,他要亲自出马来人界了,到时候,中立者联盟随时可能转移到别的什么地方,因为他们现在有四个八诈神,其中三个还是胚胎,也许这次离开,就是永远的离开了。

临走时,东方子炎回到属于他在摘星楼的房间里收拾东西,他用一个大箱子装满了自己的东西,从联盟圣战后,屠戮者联盟就安排将这个房间给他住了,他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这里,现在,他要将这些东西全部带走。

正值下午,东方子炎披着黑色的风衣,他走到落地窗边,望着窗外的血红色的夕阳,全身都被熔金色的光所笼罩,望着窗外看了很久,他才慢慢转身坐到了床上,低头看着床头柜上的相框,那是一张他不愿再看的照片,但从始至终一直放在他的床头柜上,但这次他将这个相框拿了起来,将照片从相框中取了出来,仔细的端详着,不知不觉,泪就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那是一张老照片了,背面还写着日期和名字,照片上有东方子炎、上官元疾、颜薇、龙,还有以银翼黑纹虎为首的百草谷众灵兽。

那是十七年前,东方子炎和上官元疾刚刚把颜薇从奴隶贩子手中救出来后照的,那时他们才刚刚十岁左右,还是小孩子的模样,颜薇站在中间,一脸羞涩,东方子炎呲牙笑着站在颜薇右边,上官元疾表情冷漠像个小大人站在右边,龙在他们三个身后俯身摸着东方子炎和上官元疾的头发,笑容仿佛金子一样灿烂,百草谷的众灵兽也都围绕着。

时光荏苒,仿佛昨日刚刚发生的一样,但颜薇已经不在了,从前那个上官元疾不在了

,连虎王也早就殒命归天。

看着看着,东方子炎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他一个堂堂男儿,心里也有脆弱柔软的一面,每当被触及到之后,就像有什么东西碎成了两瓣,某种酸楚的东西流淌而出,不知不觉,眼泪落到了照片上,他连忙回过神来,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深吸了一口气,又低头思索了很久,于是把照片扔上了半空,右手聚起了一团火焰,他准备把那张照片烧掉,仿佛这样就能把一些过往一些旧人忘掉。

就在照片从空中飘落的那一刻,突然,东方子炎的身后一道紫电青光闪过,一把短刀猛然将照片打到了墙上,死死的钉住了。

后面,宇菲的声音传了出来,“既然忘不掉,那就不要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东方子炎没有回头,也没有回应。

宇菲走到了他的身边,轻声说道,“颜薇和上官元疾留下的照片本来就不多,留着吧。”

“宇菲。”东方子炎看着她。

“上次,你说过再也不会离开我,这次换我了,”宇菲摸着他的头发,“东方子炎,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了,今后,无论天涯海角,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房间里虽然没有声音,但心中却激荡起了擂鼓般的巨大声响,如同春雷。

湖南省财贸医院
栾川县人民医院
威海好的癫痫病医院
江苏那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
绍兴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