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煤炭产业链再调查-煤炭企业微利时代两级分化渐显

2019-10-08 21:47: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经过连续半年的大幅下探后,煤炭价格最近三周趋于稳定,煤炭港口库存压力减少,火电厂的发电量增加。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对煤炭生产企业、火电厂的调查采访中发现,煤炭生产企业至今依然没有走出经营困境,中小型煤炭企业普遍采取限产保价、甚至停产的措施应对。而大型煤炭企业为了确保市场份额,依然保持年初的开采计划,但是日子过得很艰难;港口的煤炭库存积压情况暂时缓解,成为产业链上比较轻松的一环;火电厂由于之前囤积了不少煤炭,至今依然面临较大消化库存的压力,短期内很难对煤炭企业形成实质性利好。

经过长达半年的低迷后,煤炭行业依然没能走出泥潭,一些国有大型煤炭企业的老矿区甚至面临成本倒挂的压力。但是出于不愿意放弃市场份额的考虑,大型煤炭企业并未加入到限产保价的大潮中,他们正在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以求渡过难关,并获得在未来市场回暖时的先发优势。

痛并坚持着

陕西,中国排名第三的产煤大省,最大的煤炭生产企业正面临局部性的成本倒挂,却依然试图保持着之前的生产计划。

陕西煤业集团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企业的日子过得很艰难,一些负担相对较重的老矿区已经显现成本倒挂的迹象。

这并不是一个出乎行业意料之外的消息。自从今年5月开始,大部分煤炭企业都已经预测到煤炭消费量的下滑。一些中小型的煤炭企业纷纷减少生产规模,限制产量。

市场监测机构中宇资讯的分析师关大利说,进入5月后,中小型煤炭企业限产的行为很普遍,甚至有一些小型煤炭企业干脆停止开采,以减少运营的成本,但是大型煤炭企业大多保持正常的生产进度,尽管现在库存压力很大。

一份国家发改委出台的文件,让这种限产行为获得了国家层面的支持。

8月,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印发〈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2012年度实施方案〉的通知》,下调今年全年煤炭预期目标至36.5亿吨,其中内蒙古的原煤产量从2011年的9.9亿吨下调至9.2亿吨,山西从8.7亿吨下调至8.1亿吨,陕西从4.05亿吨下调至4亿吨。

内蒙古、山西、陕西三地的煤炭生产总量在全国排名靠前。之前这些地区的一些煤炭企业呼吁通过限产的方式来减少供应,以延缓价格下滑的速度。

关大利说,虽然发改委限产了,但是地方政府并没有出台相关政策,考虑到煤炭企业的生产情况牵扯到地方GDP的增速,所以现在还多是以企业自主限产为主。

隐现的扩张意图

几乎每一年来自煤炭行业主管部门的规划产量都会与实际产量有出入,这与大型煤炭企业不愿意放弃市场份额有关,即便在当下低迷的市场环境下,大型煤炭企业也会坚持着,等待市场复苏后的机会。

国内一家排名前三的大型煤炭企业的人士告诉记者,越是大型的煤炭企业限产越难,一方面煤炭企业有大量的离退休老员工需要养活,另一方面大型煤炭企业比中小型企业更担心市场占有率的变化,这会影响到企业的长期发展。

卓创资讯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16日,8月中国原煤的产量为32138万吨,同比上月同期下降5.8%,国有重点大型煤矿的产量为16283万吨,同比减少0.7%,远低于全国煤炭产量的降幅。

煤炭行业中的大鳄们,瞄上了行业低迷中的机遇。

8月国家发改委下发的文件中,再次提及煤炭行业的兼并重组,要求没有出台工作方案的省份,加快出台兼并重组工作方案和配套措施,全面启动煤矿企业兼并重组工作。

有实力的煤炭企业,将在市场低迷期以最小的阻力寻找到壮大资产的好机会。

上述煤炭企业的人士说,大部分企业对长期煤炭市场的走向依然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企业在保持销售量的稳定性,以达到保证生产稳定性的目的。

最近煤炭市场有多个好消息传出。一是7月进口煤炭的数量首次出现环比下降,另一个是煤炭港口的价格已经连续3个月趋于稳定,此外还有各地纷沓至来的救市消息。

7月至8月,包括陕西省、内蒙古自治区、河南省等地都出台了暂缓征收煤炭价格调节基金的措施,一些省份甚至集中出台7项救市措施,以帮助煤炭企业渡过难关。

艰难的自救

尽管前景美好,但是煤炭整体形势并没有得到根本性逆转。关大利说,暴利时代已经走远,煤炭企业面临的经营压力依然很大,要转变之前的经营思路,寻找到释放压力的方式。

对于这些大企业而言,寻找到合适的方式释放当下的压力已是当务之急。一些煤炭生产企业干脆抛开经销商,自己寻找最大的终端客户——火电厂。

陕西煤业的人士说,他们采取了积极的措施,走访用户,直接与用户沟通来寻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当然还有一些是属于商业秘密的内容”。

为了扩大在市场中的份额,几乎所有煤炭企业的销售人员都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在维护关系上。

一位煤炭企业的销售人员说,这样做不仅可以帮助企业获得稳定的发运量,而且与之前通过贸易商相比,减少了流通环节,降低销售成本,但这需要销售人员处理好和电厂的关系,包括在价格、运输、煤炭质量、服务态度等方面,如向火电厂提供更优质的产品和更好的价格。

与之前通过贸易商销售煤炭相比,一些煤炭生产企业直接向火电厂销售煤炭的数量已经比今年年初市场增加30%—40%。

目前陕西大矿多数采取和电厂直接供应的方式,内蒙古和山西的煤炭企业也在效仿着他们的做法。

身处市场低迷中的煤炭企业们正在努力寻找渡过危机的办法。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三家大型国有煤炭企业普遍希望费税能够降低一些,在价格调节基金上能够降低增收的额度,减少一些重复性收费,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而从更长远的角度,煤炭企业们呼吁取消电煤双轨制。

台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赤峰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来宾性病医院哪家好
台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赤峰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