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超魔构筑师 第一百三十五章 堇紫

2019-12-05 03:44: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魔构筑师 第一百三十五章 堇紫

笔行逶迤,三枚暗影符文,在李仪的笔下,依次浮现。

同为暗影符文,三枚符文,竟散发着截然不同的感觉。

除去一枚普通的,另外两枚,一枚幽邃,一枚凶戾,气息诡谲,惹人注目。

而那枚普通的,若是细看,又有种大道天成的感觉,天衣无缝。

“嗯,很不错!”

小心翼翼地端详片刻,李仪满意地点点头。

三枚符文,分别绘自大鼋之气,骊龙之力,以及古鼍之气。

“忘川禁制,以龙龟之气绘制。”

“寒月禁制,以大鼋之气绘制!”

“残夜禁制,则是……”

嘴上念叨,李仪马不停蹄,着手绘制禁制,动作轻灵快捷,却又有条不紊。

他开始有点明白,武弈和严河的絮叨,究竟源自何处了。

“动作得快!”

李仪自我提醒。

这具道化武装,除了严河帮忙购买材料,其他工序,李仪打算,以一人之力完成。

并非刻意将他人拒之门外,而是他想将灵魂中的意境,毫无瑕疵,一以贯之!

以此,作为对上一世的祭奠。

也算是自己,独一无二的回忆。

这具道化武装,尚没有名字。

李仪甚至还不清楚,这具道化武装的属性和特殊效果,究竟为何。

他不知道,这幅武装,会是天使,是魔鬼,或者仅是毫无用处的废物。

但他不管!

这幅道化武装,即使只能束之高阁,他也要制作出来。

进境极快,仅花三天,准备工作,全部完成。

李仪坐得笔直,魔法溶液、符文、禁制、以及魔力刻刀和鹤鸾笔,在面前整齐排列。

“开始吧!”

一笔垂落,同样一道时曲时直的弧线,在魔法溶液和多重魔力的交织下,生出梦幻般的华丽彩光,幽幽不绝。

似乎有一道规则,被束缚于其中,挣脱不休。

“是个好的开始……”

笔走龙蛇,挥毫酣畅,魔法弧线蔚然成荫,渐有规则沉淀,无数幻象,在氤氲光华中,轮番浮现。

“嗯?若是圣景,也来得太早了!”

眼前幻象,让李仪微微一怔。

九翼天使,深狱炼魔,星辰巨兽,罪渊魔主……

或典雅,或凶恶,或狂暴,或邪祟,无数幻象,在他眼前晃荡,在他耳畔咆哮,意图扰乱他的心神。

李仪眼神澄澈,一声轻喝,大鼋浮顶,镇守心灵。

手臂稳若泰山,五指和手腕则巧若无骨,鹤鸾笔随心所欲,不断涂画。

更多弧线凝结,色泽妖异,纵横交错,勾勒出整具武装的骨架。

嗡!

骨架刚刚完成,那些幻象,就仿佛发狂一般,张牙舞爪,纷纷扑咬而上!

“滚!”

叱咤一声,一股股青色光辉倾泻,将李仪和道化武装,笼罩在内,隔绝幻象。

他一脸淡定,在骨架之间,填充血肉。

……

炼金室外,有人定时送餐。

但每次送餐时,都能看到上一顿食物,完全没动过。

连续一周,都是如此。

“里面的人,不会已经饿晕了吧!”送餐的少年有些怀疑,又不敢打扰,迟疑一阵,还是离去。

房间里,一枚水弹,在掌心凝聚,李仪径直塞入口中。

狼吞虎咽地喝了口水,他片刻也不休息,神情专注,投入工作之中。

他的动作,带着一股极具美感的节奏,宛若演奏乐章,不慌不忙,有条有理。

虽然疲惫,他的神色,却很兴奋,很期待,还有隐隐的狂热。

“这具武装,才是我真正的开山之作!玄冥之心,是临摹和模仿,而这次,则是创造,真正意义上的创造!”

此次制作的道化武装,是一种宣泄和释放,其中的愉悦,难以言说。

一笔笔落下,如山洪般爆发的,不仅是他的意境,还有他的情绪,他的积累,乃至是他的灵魂。

……

第十日。

一缕缕浅紫色的幽芒,自门缝中渗透,时而流散,波光氤氲,起伏不休。

门前,本是一片用于休息的开阔地,常有人再次聊天喝茶,这几日来,却门可罗雀。

偶尔有人经过,也都快步离去,片刻不肯停留。

其缘故,正是那一缕缕紫芒。

那幽幽紫芒之中,潜藏着一抹直达灵魂的沉重,让人感觉莫名的萧索和郁闷,不自觉地,就想要逃离。

严河有心观察,强行对抗灵魂的压力,滞留不去,但再过几日,也承受不住了。

这两天,一旦踏入此地,竟是心跳如鼓,难以自抑!

严河尝试了许多手段,譬如释放“钢铁心智”等静心法术,佩戴“安魂挂坠”,甚至沐浴圣水,依旧没有改观。

虽然满腹不甘,他只能选择放弃。

“我和他的差距,越来越大了……”严河暗道。

……

“怎么回事?此虫,可是神机居的‘煞蝇’!此虫极擅隐匿,能躲避精神波动,防御力也十分出色!”胡悬海将桌子拍得震天响,“出去九头,才回来一头?你们,还真有能耐!”

李仪要制作道化武装的消息,并未刻意隐瞒,自然瞒不过这些未来的暮光深瞳。

他们有所谋划,本准备以煞蝇查探消息,却未料到,消息没查探到,那些无比珍贵的煞蝇,第一次出手,就几乎死了个干净!

“卫炜,你说说,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卫炜哭丧着脸,语气苦涩地说道,“才进入房间,煞蝇就开始蜕皮,连蜕十三次,生机耗尽,全部凋零!剩余这只,是我见机得快,叫回来的……不过,它也蜕皮九次,生机折损大半。”

“竟然有这种事情?”胡悬海听得目瞪口呆,喉咙咕噜一阵,又问道,“是魔法陷阱?还是秘术结界?”

“不清楚。”卫炜摇摇头,苦笑着说道,“我的煞蝇,只看到一道紫色光芒。”

……

时光如水。

房间中,这具尚无名字的道化武装,仅剩下最后一笔

但这最后一笔,却无比艰难。

李仪的脸上,青筋暴绽,似乎使尽浑身力气,费力拖拽笔杆,而那笔尖,却慢逾蜗牛。

时间,仿佛凝滞于此,不肯前行。

身外,那林林总总的奇异幻象,全部消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环绕在外的一双光暗巨蛇,首尾相咬,徐徐轮转,仿佛日夜交替。

笔尖徐徐游走,这光暗巨蛇,也逐渐凝缩。

“就要,成了!”

……

补天阁外,是药田和驯兽谷。

这一夜,夜色深幽,紫色光华,化作氤氲雾气,漫溢山脉河谷,静无声息。

幽光所过,有的嫩苗发芽,有的巨树枯萎,有的魔兽褪毛进阶,有的魔兽却似乎生机黯淡了几分,种种异象,不一而论。

而当第二日来临时,巨大喧嚣,鼎沸滔天,简直要掀翻整个拂晓断崖!

“我的洗心苦竹,一夜之间,全枯死了!谁干的?我要宰了他!”

“哈哈,我的碧玉花,怎么开花了?不是还有两三个月么?”

“太棒了,我的鹫马,能提前进阶,必是我驯养手段不俗!”

“我的狂蚺,怎么……”

……

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些欢呼雀跃,有人破口大骂,竟是一团乱象。

没人想到,这些异状,全来自高处,一间小小的炼金室。

炼金室中,最后一笔,尘埃落定。

李仪收笔。

一抹辉光,顺着魔法纹路,轮转一周。

而那对光暗巨蛇,也确如李仪所料,化作一团光暗小球,融入武装之中。

嗡!

一道颤鸣,如乐章响彻。

同时,一缕幽光,从虚无中平生,又渐渐垂落,雨幕一般。

“它的名字,是……”

仰望一道幽光,李仪神情狐疑,轻声道。

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熙仁医院王越
威海治疗宫颈炎医院
海口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吉林治疗阴道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