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隋建国走出平面的装置艺术

2019-11-09 18:45: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隋建国 走出平面的装置艺术

  在九零年代的中国前卫艺术中,一种以装置和行为艺术形式出现的实验艺术现象越来越活跃。它似乎是一种没有思潮的实验。之所以说它没有思潮,是因为,一方面艺术家更尊重私人对周围身边的社会和物质媒介的特殊感受;另一方面,由于这种创作活动在国际国内都很难得到公开面世的机会,加以资金、场地各方面条件的制约,作品规模往往不大而且寿命短暂,大多还是艺术家圈子的交流形式。 正是因为如此,九零年代中国当代艺术更具有浓厚的对语言媒介进行探索性实验的色彩。它以装置、行为和绘画几种途径对艺术语言媒介进行拓展、转换和推进,因而称为实验艺术。正是在这种实验的气氛中,大量的装置艺术出现,它给中国当代艺术提示出一条新的思路。 九零年代的装置艺术有了自觉的意识。艺术家中有不少认识到非架上的媒介艺术已经在现实生活中有了深厚的物质基础,媒介的物质上的物理属性和在现实时间、空间中的存在,有着如架上平面绘画传承语意所不可替代的直接性、明确性和生动性。它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惯常的题材加技法的平面绘画方式,也改变了在二维平面中制造三维幻觉(幻象)的审美模式。 用现成品或综合材料来制作装置,是大多数艺术家脱离开架上绘画的创作手法。转而寻求新的表现媒介后,最先经历的一步。在为数众多的装置艺术作品中,处处透射出艺术家的社会道德意识和价值判断取向,有着较强的文化针对性和社会批判性。就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的艺术家王晋,八九年以后,曾尝试用丙烯在纸上画过一批断裂的故宫城墙,书面形象具有象征性和叙述性,含意单一,后来经过两三年的思考,他放弃了架上绘画这种叙述性和情节性的模式,转而运用有七百年历史的故宫城墙砖这一媒介,用丙烯和图画毛笔将美元的各种面值图案画上去,极端地提出了当下中国开放的经济形势下中西文化价值的冲突、矛盾与融合与否的问题。与王晋几乎同时,艺术家宋冬放弃了他画了十几年的画笔,从九四年四月份开始,推出了一系列个人展示活动:《又一堂课,你愿意跟我玩吗?》、《日子》、《文化面条》、《中药》等等。用切面机将作为 学者的财富,知识的宝库,文化的载证 (宋冬语)的书籍,切绞成丝丝条条的面条状,是他的装置展示中主要的语言材料。依照思维选择逻辑和语法结合而集结成的文字书籍,被他切割成蓬松、轻飘的细纸条,或者被置于汤锅中烯煮,他是要揭示今日文化的工业化和快餐化,还是在炼造足以使人精神不死的文化丹药?用媒介材料在外形、质感、空间循序和环境匹配几方面的有意义组合,对关系造成既陌生又似曾相识的视觉艺术效应和多层面的心理感应,是以现成品为主要材料的装置艺术的最大特点。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央美术学院的隋建国,在学院各角落收集到美院建校以来各时期塑造的人体雕像十几尊,刷以粉红油彩颜料,集中置放于四周正快速建造的王府商贸品高楼群之间,尖锐地对被商业经济拥挤出王府井的高雅艺术的无奈、孱弱和媚俗情态予以强烈地展示,艺术家此时此刻的生存经验和价值取向是显而易见的。 在近几年的装置艺术作品中,也有一些是对于人(包括艺术家自身在内)的认知形式,对于装置艺术自身的功能形式投入关注的。先前从事油画创作,并以反映军旅生活的《亲爱的妈妈》一画而问鼎全国美展的汪建伟,进入九零年代,对作为一种认知事物方式的艺术过程和状态进行极为理性地实验和分析。一九二 九三年间,他用录像机、录像磁带、玻璃器皿、塑料导管、有色液体等元素,对受环境(包括自然环境、人文环境)输入、输出支配的人从艺术的接受、控制、效应信息流程的三方面进行分析展示,试图以现成品装置这种视觉形式,直观地向人们展露艺术认知的全过程。依循着这样的思路,在九五年七月举办于日本大阪的《中国、韩国、日本》当代艺术展中,他将用捏塑铸模制成的内面中空但通过挤压可发声音的上千只耳朵,置放于展厅中,通过录像机屏幕的演示,说明该耳朵的使用方法,让观众自由领取使用。通过观众的把玩、挤压而发出的声音,实现他对艺术家与公众交流方式的社会化检测。

银川房产网
行业资讯
创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