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渔色大宋 第498章:妹子好久不见

2020-01-15 14:38: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渔色大宋 第498章:妹子好久不见

徐子桢已经看得呆住了,眼前的大才女脸上不再有以往的冰冷清傲,而是出现了从所未见的柔和,她的眼神不时变幻着,或嗔怒,或惊讶,或伤心,或柔情,但不论是哪一种都是徐子桢以前沒有在高璞君眼中见过的,

高璞君回过了神來,见到徐子桢那副呆呆的样子不禁脸颊一红,低声嗔道:“你还看,”

“呃……”徐子桢发倒心中觉得内疚了起來,不管怎样今天是他喝醉了酒把人家给强推了,好像总得说几句什么才好,

他抓了抓头皮尴尬地道:“那个……今天我真不是故意的,不论你会不会原谅我,我总是要给你道个歉的,”

高璞君脸色一冷:“莫非你不愿……”

话沒说完徐子桢赶紧道:“愿意愿意,我一定会去找你爹提亲,这是说好的事绝不会黄,不过道歉归道歉,这是两码事,”说到这里他嘿嘿一笑,“再说了,你这么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兼大才女肯嫁给我那是我天大的福分,哪能不愿意呢,”

高璞君从小到大沒少被人夸被人赞,可偏偏被徐子桢说了这么两句好话心中居然轻轻一荡,但她脸上却沒表现出任何异样,扯过薄被盖着身子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徐子桢迟疑了一下试探道:“你不怪我了吧,”

高璞君道:“你若真能灭粘沒喝前军,我便不怪你,”说到这里白了他一眼,“再说怪你有用么,你脸皮这么厚,”

徐子桢只觉她这个白眼既漂亮又妩媚,早沒了半点冰山美人的味道,心下忍不住又一荡,伸手轻轻搂了过去,凑在她耳边轻笑道:“要不是脸皮厚怎么能得你这样的大美人青睐,粘沒喝的前军我吃定了,具体怎么吃法我是这么计划的,你帮我看看有沒有疏漏之处……”

……

天色将亮之前徐子桢才偷偷摸摸回到了自己的屋里,他和高璞君并沒有再做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事,而是当真冷静地研究了一番接下來的计划,当然,是在床上,高璞君的思路很广,在听徐子桢叙说了一遍后很快就给出了几条补充意见,徐子桢虽说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被小小地震撼了一把,才女毕竟是才女,真是不由得不佩服,

这一夜他确认了几件事,一是高璞君确实很会用兵,不论是太原守军还是他的神机营甚至是城中的百姓,她都能安排得井井有条人尽其责,二是高璞君的大局观很强,在计划展开后粘沒喝会有什么反应,可能会怎么用兵都已被她一一罗列了出來,三是高璞君的反应很快,徐子桢提出的每个问題她都能很快给出最佳方案,四是……高璞君身材很好,徐子桢能很肯定地说她的尺码至少在36d,

徐子桢在佩服着高璞君,高璞君同样被徐子桢震撼到了,她一向以为徐子桢不过是一介武夫,性子率直但冲动无比,可沒曾想他竟然能设出这么大一个计,并且一环套一环,虽说难免有些疏漏之处,但总体來说漂亮之极,

她躺在床上看着房梁发着怔,喃喃地道:“父亲,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你的眼光女儿当真佩服,”

徐子桢回到房里就一头睡倒了过去,这一夜他从心理到生理都太过劳累了,连午饭都沒吃,一直睡到未时才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他打着哈欠起床去开了门,却见水琉璃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徐子桢想起昨夜的事心中有些发虚,干笑道:“昨天的酒后劲太足,嘿嘿……找我啥事,金兵又攻城了么,”

水琉璃摇了摇头:“柳公子來了,”

徐子桢一怔之后大喜:“这么快,稍等我片刻,马上就好,”说完赶紧转身进屋洗漱穿衣服,鞋都沒顾得上穿好就冲出了屋,

水琉璃引着他來到后院花厅内,琼英和扈三娘都在,高璞君和秀儿也在,燕赵在和张孝纯低声说着什么,但眼神却时不时溜一下秀儿,卜汾独自坐在角落里,看那样子酒还沒完全醒,而在张孝纯身后还有个清秀的青年正垂手而立,看模样和张孝纯有几分相似,却是徐子桢沒见过的,

徐子桢走进门才看见琼英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个大姑娘,杏眼红唇容颜俏丽,两腮红红的似是有些害羞,琼英正笑眯眯地拉着她的手说着话,却正是柳风随青梅竹马的玩伴,双枪将董平的女儿董芙蓉,

“大哥,我來了,”

徐子桢还沒回过神,就见柳风随來到面前,然后忽然长身一揖,认真地道:“承蒙大哥相救家母,小弟深感恩德,”

“你这是干嘛,自家人还说见外话,”徐子桢赶紧将他扶起,

柳风随却执拗地等礼毕才起身,肃然说道:“区区虚礼又怎抵大哥天大恩情,小弟心意已决,从此后小弟唯大哥之命是从,必无二话,”

徐子桢笑着打趣道:“自家兄弟还说这么严肃,什么都听我的,那我要你把媳妇让我你也肯,”说完对董芙蓉挤了挤眼笑道,“妹子,多日不见又漂亮了哈,”

董芙蓉却不买他帐,瞪了他一眼道:“我自然是越长越漂亮,哪象徐大哥你越來越粗鄙,”

“哈哈哈……”满屋的人都笑了起來,

可这时柳风随却忽然说道:“若是大哥真对芙蓉有意,小弟亦绝不相争,”

满屋的笑声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都惊讶地看向了柳风随,徐子桢的笑容也僵住了,半晌才回过神來,干笑道:“你胡说什么呢,谁沒看出來我就是一个玩笑罢了,赶紧跟你媳妇认个错去,”

董芙蓉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煞白,似乎压根沒想到她从小就喜欢的张节哥哥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來,她的眼中渐渐有一层雾气在凝结,银牙也紧紧咬着红唇,生怕一不小心泪珠便会滚落,

水琉璃反应最快,赶紧过去拉住董芙蓉的手低声劝道:“董姑娘莫要在意,子桢说那是个玩笑,柳公子想必也是在与他玩笑呢,”

高璞君也來到她身边,回头瞪了一眼徐子桢然后说道:“这人就是如此粗鄙,说的笑话也尽是伤人的,妹妹莫要理他才是,”

柳风随有些尴尬地挪了过來,对董芙蓉低声说道:“对不起芙蓉,我方才只是心感大哥救出母亲,实在不是故意对你……”

众人也都七嘴八舌劝着董芙蓉,尤其是徐子桢最起劲,董芙蓉的双颊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

徐子桢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对高璞君瞪了一眼道:“老子开个玩笑怎么了,至于你这么落井下石么,”

高璞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无耻,”

长春治牛皮癣哪家医院
北京肛肠医院预约专家号
贵阳哪里治疗癫痫比较好
韶关白癜风医院地址
河南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分享到: